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散文精选 >正文

《我是一个坏学生》第三十三章 遭人劫持_散文网

时间2021-08-28 来源:火狐文学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第三十三章遭人劫持

看着走在我前面的林可欣那婀娜的身姿,随着步子慢慢的舞动着,轻和、柔美、或者更多的只是迷人。顿时我也有种莫名的冲动,就一下蹦了起来,尾随着林可欣上去了。

“来吧!就是这里了。”林可欣推开了一间装饰别致的门,然后悄悄地走了进去。

我跟着她,心跳也‘砰砰砰’的几乎要穿透了心脏,一种未有的激动与惊怕漫至了心头,让我瞬间也在门口稳稳的驻足了脚步。此刻,我的思绪非常的萦乱,不知这样做到底对不对。

“怎么还不进来。快点。”突然我又听到了林可欣柔声音,接着我就被她狠狠的拽了进去。

当时我还在想,这下完了,本来一男一女独处一屋就有点惹人嫌了,现在竟还要睡在同一个房间,这岂不是没事找事吗?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,我还有脸见她没有。想着我就突然撒开她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,可是她好像有防备似的,一使劲竟拽的我胳膊也顿时疼了起来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“跑什么,你看看,今天晚上你睡这里。”说着就指向了右手边的一扇门。

合肥有治癫痫的医院吗

“那你?”

“我当然睡这里了。“说完她得意的走向了和那扇正对着一扇天然原木色的门。

我听到后心中的那种担忧也略轻了些,可是我想到我刚才的那种自以为,真的立刻就觉得的思想特别的‘不’,我的脸也霎时红得只好耷拉着了,而这一切又被旁边的林可欣看在了眼里,她只是轻轻的一笑了之,轻盈的走进了她的房间。

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我看到了餐桌上的一杯牛奶和几片面包。而林可欣我却没有发现,只是在一个小勺子下面压了张纸条,“早餐你自己慢慢吃,医院有急事要办。”

看到那简单的几句话,我心中默默地想着,“有急事,能有什么事,不就是活人死人的吗!上班,我看简直比上学还要累。就是上学,上学?”我想到这里,却猛然发现我今天还有课要上,而现在我还在离市区有点远的郊区。

我情急之下就只喝了一小口牛奶,便拿着面包往嘴里塞着跑了出去。心中还不停地咒骂着这个林可欣,走时也不提醒我一下,害的我现在…。。走到了大街上,我突然发现这里尤为的偏僻,而街上的出租车也少之又少,好不容来了一辆,一问才发现原来他们来这里办事的。

那时我又想起了林可欣的一句话,“别看这里僻静,可是空气好啊,许多有钱人都北京癫痫病去哪家医院争着在这里买房,有的还不一定能买的到。”抬头再看一眼这荒凉的大道,我无奈的朝着市区方向慢慢走了。

“铃,铃,铃”突然一阵清脆的电话声,回荡在这僻静的林荫大道上。

我掏出手机一看,上面显示的是华子的号码,竟然还有十几个未接电话,也竟然都是华子的。

“喂,旗哥,总算找到你了,出事了。”电话一通,就传来了华子急切而又带点激动的话语。

“恩?华子你说什么,什么出事了?”

“不是我,是陆郝清,冉惜云她们出事了。”我听到华子说到陆郝清后,仍听得是一头雾水,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在电话里我又听得不是很清楚。

“华子,你先不要急,你现在来……”说着我把我的地址给了他,让他来这里接我,好能当面问个清楚。

也许是华子说的事确实比较严重,要不然足足要费30分钟的路程,他硬是在15分钟内就赶到了。见到了华子,只觉的华子的表情愈发的难看,而脸上那唯一透出灵气的双眼,现在也是血丝萦绕的。

“说吧,到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我拉开车门坐在了前排的副驾驶上。

“陆郝清,冉惜云她们昨天晚上被一帮人给带走了。就在学校里。”

河南治疗癫痫病的专业

“什么?带走了,什么意思,你说清楚点。”我听到后有点吃惊,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。

“真的,就是昨天晚上大概快2点的时候,那个时候她们正和一个叫陈少臣的人在外面喝酒,谁知就突然窜出一堆人,然后就莫名的把她们拖上了一辆车带走了,当时那个陈少臣还阻拦了一阵,但对方的身手太好,所以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带走。”

“而且昨天晚上还有个陌生人给我来了电话,说是如果你还要插手他们的事,那你就真的见不到陆郝清和冉惜云了。当时我还以为是有人故意恶搞,可是我又猛然想起了清风他们好像向我提起过这两个人,而且说这两个人和你关系还很密切,所以……”华子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不免也有点羞愧的样子。

“一堆人把她俩带走了,还有一个陌生人给你打电话?”此时我只想到了昨天晚上打华子的电话没人接,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吧!但是那个陌生人又会是什么人呢?我更加的茫然,无计可施。“那你知道那堆人是哪里的不知?”我又紧接着问了一句。

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,不过我想那个陈少臣可能会知道一些,我们不如去找他了解一下吧。”我听到后,只得听从他的安排。

当我们找到了陈少臣时,他正在和一些人谈论此事。不过他并没有看到我们两个,我口吐白沫一定是癫痫病吗就从他的背后上去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,开始他还以为是哪个混蛋偷袭他,不停地骂骂咧咧的还要准备出手,可是当他听出是我的声音时,他的脸色也顿时显得慌张了起来。

“昨晚的事我真的不清楚,不信你问他。”说着他就指着我旁边的华子。

我瞄了华子一眼,只见华子拉住陈少臣到了一个角落,“知道你不清楚,不过你好好想想那些人有什么特征。”

“特征?好像没有,不过他们胳膊上的‘骷髅’图形算不算是。”

“骷髅”华子听到后又在嘴里念叨了一遍。

“又是它,难道他们真的又回来了,可是他们干嘛抓这两个小丫头,而我又没有和他们有什么过节。”我抓着脑袋却怎么也想不通,而陈少臣此时也听得不知道头绪,在那里只得疑惑的看着我们两个。

“或许吧!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这件事就显得更加的重要了,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。”华子听到后倒不觉的担心,而是很坦然的看待这件事。

“莫非你有什么想法?不如说出来听听。”我看了一眼正依着墙的华子。

他看到我在看他时,只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一下,“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看明白?”

首发散文网: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上一篇:夏夜_散文网
  • 下一篇:夜读札记_散文网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