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长篇小说 >正文

困惑_散文网

时间2021-08-28 来源:火狐文学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困 惑

面对学生安吉的困惑而无解,我着实汗颜。

安吉是我最钟的学生。在体味了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太骨感”的两年北漂后,顾忌双亲的感受,他毅然回乡,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我市某局公务员。超常的才华使他不到三年即从科员升至研究室副主任、主任,他人长得又高又帅,虽不富,却是当时众多心中的白马王子。就是这样一个令我自豪的学生,最近给我写了一封近乎遗书的长信,道出了人生的困惑。我阅后四顾茫然,现公开之,祈愿大智者帮我解之。

不忠不不仁不义学生安吉顿首:俗话说,之将亡,其鸣也哀;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学生自以为看透人生,目前却困惑得生不如死,不得已再烦老师指点迷津。

想我求学之时,在您的指导下,我博览经史子集,精研儒释道教,潜学内圣外王之道,立志修齐治平,只为将来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”时台湾作家柏杨著文喻社会为大染缸,我深不以为然。自觉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若出污泥而不染者大有人在。故在我深处早镌刻下大丈夫情节: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这些您是清楚的。

在我第五年末,主管研究室的孙副局长退二线了。局里上下议论纷纷:论才华,论能力,副局长的位置非安吉莫属。不少同事们的眼光对我充满了羡慕嫉妒恨。孙副局长也癫痫病南宁哪家最好神秘地悄悄对我说,我可是竭力推荐你接班的,要努力呀!一个月后,上级的任命下来了,接班的是刚当办公室主任一年的李主任。不少同事为我鸣不平:李主任除了会溜须拍马上货送钱,还会啥?孙副局长责问我咋努力来,我说工作上尽心尽责,生活上谨小慎微。他惋惜道,等于你没努力,大好机会错过了。我明白孙副局长“努力”的意思,也清楚社会上流行的“光跑不送,原地不动;又跑又送,提拔重用”的口头禅。我却耻于那样做,“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,叫我不得尽欢颜!”( 网:www.sanwen.net )

没当上副局长,我无所谓,但一帆风顺的生活却由此逆转了。渐渐地,我发现原来仰视我的同事们开始平视我了。偶尔碰到孙副局长,他总是“嗯嗯啊啊”,也不再给我说什么话了,大概是嫌我烂泥扶不上墙。原来那些为我打抱不平的同事们也慢慢疏远了我,到新官李副局长周围。

又过了五年,局里又一名副局长退居二线。尽管我的工作依旧出色,为人处世仍得体合礼,还是重点副局长后备人选,但关注的人已不太多了,一是年龄上失去优势,二是宁折不弯的性格没有任何改变。结果这次获提拔的是比我还大四岁的赵科长。听说赵科长的表哥和年前上任的市委看癫痫太原哪家医院好 副书记是同学。

这次又没当上官,我仍抱着惯看风的态度,但其严重后果却是我始料不及的。

我发现很多同事都开始俯视我了。对需与研究室配合的工作爱答不理,最多也就是支差应付,研究室的工作出现了下滑。一次,我在小饭店吃饭,偷听到隔壁几个同事在窃窃私语。这个说,安吉这小子学历高,能力强,就是当官不行;那个说,他是一根筋,现在都啥年月了,还坚持什么可笑的做人准则,这辈子也不会有啥出息了……,我嗤之以鼻。

我骑着崭新的自行车接送儿子上下学,常听到小家伙说,他同学谁的爸是官,上下学都是小车司机接送;还说他同学谁光压岁钱就有几万。有一次小家伙用稚嫩的童音问我:“,爸爸,你啥时才能当官呢?”我哑然。

每到周末,我总要抽空回老家看望父母。他们也经常说,咱村谁当局长了,整天小车来小车往的;谁当书记了,他爸过生日,送礼的人排成队,云云。言语间多露出几分羡慕。我听烦了,一个月才回去一次,他们又说我不孝。我只好坚持每周去听他们唠叨一次,还经常碰到亲戚陪着唠叨,无非都是旁敲侧击,叫我赶紧想法儿当官。

特别是近两年,年届不惑的我有了最怕的事,就是下班回家。不是妻子不温柔贤淑,也不是衣食住行对我苛刻,只是她同父母一样的唠叨让我无处躲避。今天给湖南癫痫病正规医院我说,谁的丈夫又提拔了,长了几级工资,弄了一套便宜房;明天说谁的丈夫给小姨子安排个好工作;后天又劝我能不能不要那么好面子,咱也活动活动,再不提拔就超龄了……。对于她的唠叨,我一般装聋作哑,不予理睬。说多了,我就说江山易改,秉性难移!可想而知,生气、吵架自然成了家常便饭。

生活就在这样的氛围中过来了。老师您知道,幸亏我哲学学得好,国学基础好,早就看淡了生死得失、功名利禄,任尔东南西北风,我能吃、能睡,不然也早得抑郁症了。但是,这种生活绝不是我想过的生活。工作单位、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都笼罩着同样的阴影,我无处遁逃。早厌倦了,现在我真想回归彼岸。我清楚这样做对党对国是不忠,对父母是不孝,对妻儿是不仁,对亲友是不义,更对不起您对我的精心培养。老师,您说我该怎么办呢?

安吉来信的字里行间,说明他啥道理都懂。我却困惑了,我清楚给他讲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。我也清楚,当前像安吉一样困惑的人不在少数。人们常说,中年知识分子是社会道德良知的中流砥柱。尽管不能解决安吉的困惑,我总该为社会说点儿什么吧!哪怕声若蚊蝇。

据报道,我国每年有数百万大学毕业生报考公务员。我一直认为,大学生不想为社会创造财富而只想当公务员,对国家绝不是什么幸事。却苦于没有什么理论依据。直到最近才发现陕西中际医院口碑好不,19世纪中叶英国思想家约翰-密儿认为,如果一国中所有有才华和有能力的人都被吸纳到官僚系统里面,公民的自由就会受到更大的威胁。

一般而言,小公务员凭能力可以混成中层干部,想进领导班子可就难了。几十个人甚至几百人的单位,领导班子才有几个人?公务员尽管外表光鲜,人前多西装革履、风度翩翩,但内心深处有几人不为进步整日价忧心忡忡?特别是那些一门心思往上爬的小公务员,他们更是寝食难安、备受煎熬,甚是可怜,乃至悲惨。由此我仿佛看到了鲁迅先生在《淮风月谈﹒爬与撞》中描写的场景:“…爬的人那么多,而路只有一条,十分拥挤。老实的照着章程规规矩矩的爬,大都爬不上去的。聪明人就会推,把别人推开,推倒,踏在脚底下,踹着他们的肩膀和头顶,爬上去了……爬的人太多,爬得上的人太少,失望也会渐渐的侵蚀善良的人心……”。

让我接着鲁迅先生的话呐喊几声吧!小公务员们,别往上爬了,站起来走路吧!小公务员的父母、妻儿、亲友们,别逼着你们的亲人往上爬了,让他们歇歇吧!

我情不自禁地想到《北京人在纽约》里那几句关于爱和恨的精典……

(作者, 常会平,河南省温县人民检察院;

邮编;联系电话)

首发散文网: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